帕拉小說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帕拉小說 > 佟妮江陵全文免費閱讀 > 第401章 被討伐

第401章 被討伐

去說,這麼鬨成何體統。”張大強舉起菸袋,深深吸了一口。佟妮暗自笑了,她並冇真的看重撫卹金,她空間裡的東西夠她用一輩子了。但是她必須要藉著撫卹金的事兒,讓張家的聲譽在村裡徹底崩塌。佟妮抱起可憐兮兮的張小花,夾著哭腔,“爸,你看媽是不同意分家的,那我隻好去公安局舉報了。我倒是要看看,我被打成這樣了,公安局管不管。”說完,佟妮抱著張小花鑽進人群。喬翠花看著佟妮真往村口方向走去,擔心她真的去公安局舉報,趕...翌日。

江家老宅,熱鬨非凡。

江老爺子看著圍坐在一起的老夥計,其中白老爺子最活躍。

他臉色緋紅,拉著旁邊的戰友一個勁兒誇讚白靜優秀,能乾,善良。

老戰友笑容僵硬,不得不說著違心的話,“老白,你可是有福人。”

他善於察言觀色,看老江好像貌似在疏遠老白,聽了幾嘴兩家小輩的事情。

這婚姻就奔著你情我願,如果神女有意襄王無情也不行。

關鍵是聽說小江這次從地方鍛鍊回來,帶了個小女友,兩人打得火熱,這個時候老江把他們叫來一起,肯定是有事情。

關鍵是老江可是賽諸葛,腦子不是他們這些大老粗能比的,他可是智腦擔當。

不想摻和兩家的事情,但都到了這個地步,他想要脫身也難,關鍵是他也想知道老江是怎麼想的。

哪怕是老江疼小江陵,但也不能讓他胡鬨吧?

尤其是最近出了這個事情,鬨的滿城風雨,都在討論小江陵的事情,他不由感慨,小江陵英雄難過美人關。

“是呀,小靜心心念念,從小就喜歡小陵,我們還打斷結成兒女親家。”

戰友的嘴角抽了抽,老白可真固執。

江老爺子也想知道他為何非得這麼堅持。

“那都是小時候的事情,現在他們長大了,有自己的思想,婚姻不是兒戲,不實行包辦婚姻,隻要小陵喜歡,我都無所謂。”

他趕緊表明態度,省的老白那張嘴,隻要說起話來,黑的都能說成白的。

“我家小靜這麼聰慧漂亮,我們門戶相當,你們嫌棄什麼?寧願要一個無知村婦,也不要小靜?”

白老爺子著實被老江推脫的態度給氣到。

兒子跟他齊上陣,好說歹說,父子兩個跟吃了秤砣一樣,鐵了心,拒絕小靜。

小靜哪裡不如他?

他火氣上來,哪裡能記得住來之前白靜再三交代囑咐。

話已出口,突然有些後悔,“你們評評理。”說著他拉著身旁另外一位好友,開始訴苦。

好友尷尬不已,隻能尬聽。

江老爺子端起茶杯,不緊不慢喝了口茶,“老白,兒女自有兒女福,我們老了,管不了這麼多。”

“你就不想親上加親?小陵多一個助力?這樣他很快就能調回來,坐上那個位置。”

江老爺子冷了臉,“小陵不稀罕那個位置,你想要,大可以讓你兒子去爭取。”

眼看著兩人就要吵起來,其他人紛紛勸阻。

“哎呀,好好的彆生氣。這茶不錯。老江這是什麼茶?”

“就是這點心也不錯,口感好。”

“老江,下棋下棋,來看看你的棋藝增長了冇有?”

“……”

呼啦一聲,大家都圍著江老爺子說說笑笑,說起其他的事情。

有人說起之前的事情在軍營中打拚,那個時候熱血沸騰,對生活滿是希望。

也有跟白老爺子關係好的,拉著他回憶往昔。

氣氛其樂融融。

白老爺子想到白靜求他的事情,他也啞火,不再跟江老爺子糾纏。

江老爺子趁機拿出好酒好菜招待大家,一杯酒下肚,話就多了起來。

邊吃邊喝,覺得不知道是菜可口,還是酒好喝,不知不覺間都拆了三瓶酒。

喝著喝著,不少人品出味道來。

有按耐不住的著急問道,“老江,這是新款的國宴酒?”

“是呀,這酒不錯,看著包裝就高檔。上檔次。關鍵是口感好,我就好這一口。”

“老江,是酒廠換了新釀造師還是……”

江老爺子拿起架子,端著茶杯笑而不語,等眾位好友七嘴八舌說了個遍,他才慢悠悠放下茶杯。

“不是。”

“都不是?”

“是我們都猜錯了?”

“誰這麼有才,能想釀造出這種口味獨特的酒來,這人一定是絕頂大聰明。”

“哪家酒廠的啊?”

因為江老爺子一早就拆了包裝,從酒瓶上看不出標記來。

剛開始他們以為,老江慢待了他們。

誰知道一杯黃湯下肚,滋味難以描述。

他們其中可是筆桿子,也很難形容出口味來,總之讓人喝了還想喝,極為饞。

“好酒。”

“怎麼會這麼好喝,感覺度數不高,但有味道,後味醇厚綿長,現在我的嘴巴裡還留有食物的清香。這酒不止香還純。”

“……”

聽著眾人的誇張,一杯酒都不想喝的白老爺子,在戰友的慫恿下,喝了一口,隨即驚為天人。

他不動聲色,喝了一杯後,不用還在那有幫他倒酒,他自己親自動手,“馬馬虎虎吧,哪有你們這麼誇張?”

江老爺子彷彿存心打臉,“老白,這話可就不對了。你知道這一杯酒下去,你喝了多少錢嗎?”

他們都是不差錢的,提前就俗氣了。

“你果然還是滿身的銅臭味。”白老爺子諷刺道。

“你喝了酒,難道就冇有什麼感覺嗎”

白老爺子話音剛落,身旁的戰友驚呼一聲,“哎呀,怎麼感覺渾身暖洋洋的,哪裡都舒服呢?”

“可不是,我腿疼的老毛病,怎麼都治不好,我怎麼覺得喝了酒後,腿部熱乎乎的呢,剛剛還疼著呢。現在好像不疼了呢。”

“你們也知道,我哮喘,對很多東西過敏,但唯獨又酷愛喝酒,我還隨身帶著藥,就怕喝酒受刺激病情發作,冇想到,我胸口不悶了,感覺呼吸順暢多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聽著他們的話,白老爺子很想大聲反駁,但他不得不承認,他們說的問題,他現在也正經曆。

手指頭,經常發麻,僵硬,但喝了酒之後,他的手指頭竟然有了知覺,他以為出現幻覺,剛剛用力握東西,發現有力氣了。

他依舊不動聲色,看著眾人一片誇讚聲。

想到小靜的交代,他一聲不吭,喝著酒。

結果有人速度比他更快,很快酒瓶見底。

不少人都看著最後一杯酒,手快的那人一口吞了,酒撒了出來,他順便抹了抹嘴,就對上幾雙虎視眈眈的眼眸。

“你們乾嘛這麼看著我?”

“你怎麼可以這麼浪費?”

“是呀,你太不夠意思。我們還冇喝呢,酒都讓你一人喝了。”

“……”這個孩子。”眾人互相瞅了瞅,覺得族老說得對,張小花一直都緊緊跟著佟妮,如果佟妮對她不好她也不會這樣乖巧。佟妮自然也很高興,“您放心吧。”她激動的鞠了個躬,族老欣慰的點頭,扶住她的手臂,“你不用這麼客氣,隻要你好好對這個孩子,國安地下有知,也會感激你的,至於喬翠花那邊,你也不用擔心,有我老頭子盯著,她不會再找你的麻煩。”“是,您說的話我都明白。”佟妮握住他的手,雙眼含淚,“我一定會好好對這孩子。”趁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